古代象雄遗址

编辑:跌跤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4 07:55:21
编辑 锁定
那曲文部地区据说有一古代象雄遗址,建于山腰,石头建筑,规模宏大。
公元7世纪,松赞干布兼并统一西藏各部落,建立强盛的吐蕃王朝,西藏正史开始书写。而近几年考古发现纷纷证明:
古象雄文明才是西藏文明真正的根。[1] 
据汉文和藏文典籍记载,象雄古国(事实上是部落联盟),史称羌同、羊同;在7世纪前达到鼎盛。《藏族人口史考略》一文记载,根据军队的比例,象雄人口应不低于1000万。 后来,吐蕃逐渐在西藏高原崛起,到公元8世纪,彻底征服象雄古国。此后,象雄文化渐渐消失。
史料记载,公元7世纪,当唐朝文成公主携带释迦牟尼12岁等身佛像和佛经远嫁松赞干布之时,后者已迎娶了彼时象雄国公主李图曼,当时松赞干布的祖辈皆尊崇国教本教[1] 
中文名称
象雄
英文名称
Zhang Zhung
所属洲
亚洲
首    都
琼隆银城(穹窿银城
国家领袖
李米甲(最后一代象雄王)
主要宗教
雍仲本教
定    义
古象雄文明

古代象雄遗址象雄王国遗址

编辑
遗址距今约1600多年。象雄王国曾经在青藏高原显赫一时,本教就形成于此时。公元8世纪象雄被吐蕃王朝所灭。如今与著名的达果雪山当惹雍错并存的象雄遗址存有无数断壁残垣,供人凭吊和观光。古老的象雄产生过极高的文明,它不仅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象雄文,而且还是西藏最古老的佛教"雍仲本教"的发源地,对后来的吐蕃以至整个西藏文化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然而其神秘的消亡留下了许多千古之迷。难怪今天有许多人煞费苦心仍找不到有关象雄文化遗址的蛛丝马迹,这也许正如一位作家所说"象雄是游牧民族。它不属于土地的文明"。
象雄的都城据本教传说是在被称为琼隆银城的地方,琼隆在今阿里扎达境内。扎达土林中确实有不少早期的人类洞窟遗址和岩画。在那曲尼玛县文部乡办事处不远的穷宗有大片遗址,也被称为象雄都城之所在。穷宗附近的当惹雍错本教徒最看重的神湖,湖边今存一建于悬崖山洞中的寺庙——玉本寺,相传为本教最古老的寺庙,香火尤盛。
象雄信奉雍仲本教。史载本教的缔造者敦巴辛饶是象雄第一代君王。穷宗地方达果山脉中段以西处,规模可观的遗址群背依达果雪山,西临当惹雍错,地势雄奇,富有王国都城之气势。遗址总占地面积1平方公里,似一扼险而踞的大石堡山寨。由于临近大湖,遗址附近草场小气候特征明显,降水量多,牧草丰美,盛产优质的克什米尔小山羊,在这里时可发现藏北牧人的围帐。
穷宗距文部村约20公里,可由尼玛驱车到达。上述两地是否象雄之都尚需考证,但它们有一共同点,那就是都曾处于象雄强势范围之内。

古代象雄遗址考古发现

编辑
阿里地区葛尔县境内冈底斯山以南约75公里处,近几年考古学者发现了多达120多组古建筑遗迹,出土了大量陶器、石器、铁器、骨雕。这个遗址叫做穹窿银城,意思是“神鸟的山谷”。这一切都昭示着,在古代的某个时期穹窿银城曾是一个繁荣的聚落,居民众多,文化发达。而遗址中发现的大量牛、羊等动物骨骸,似乎表明这里曾盛行杀牲祭祀的宗教习俗。这些古代遗迹周围没有任何佛教残留物,既看不见佛塔,也找不到佛教遗物,它们周围没有流传下来任何跟佛教相关的民间传说;古城祭坛遗址中还出土了一尊青铜双面神像,其风格与藏传佛教造像大相径庭。
不仅如此,在海拔5000米的岩洞里发现了大量岩画,历史至少几千年,甚至上万年。学者顿珠拉杰认为,散布在藏西北的这些古代遗迹表明羌塘高原早在佛教传入前就已存在比较发达的文明。而这些古老岩画主要内容是动物、人物和一些宗教符号,但这些符号与藏传佛教完全不同。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这里还发现了面积达十几万平方米的墓葬群,有1800多个墓葬。2008年在古如江寺前的一个墓里还出现好多丝绸、生活用品,丝绸是当时比较昂贵的东西,普通的墓里出现丝绸,可以想象墓主人生活的地方,经济、文明等等发达的程度。种种考古发现证明了七世纪前就有一种相当发达文明存在于西藏。[2] 

古代象雄遗址古象雄文明

编辑
“藏族文明的根和源头是本教的东西。翻译这些文献,对藏文化的根和源头才能厘清。”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才让太长期以来致力于象雄文明的研究。他表示,古象雄文明的古文献研究一直处于较零散现状,这些文献一旦翻译出来,就可以发掘更多象雄文化精髓。
公元7世纪,松赞干布兼并统一西藏各部落,建立强盛的吐蕃王朝,西藏正史开始书写。而近几年考古发现纷纷证明:古象雄文明才是西藏文明真正的根。据汉文和藏文典籍记载,象雄古国(事实上是部落联盟),史称羌同、羊同;在7世纪前达到鼎盛。《藏族人口史考略》一文记载,根据军队的比例,象雄人口应不低于1000万。[1] 
后来,吐蕃逐渐在西藏高原崛起,到公元8世纪,彻底征服象雄古国。此后,象雄文化渐渐消失。
西藏本土古老宗教本教的文献被专家称为“象雄密码”。《吐蕃王统世系明鉴》记载:“自聂赤赞普至墀杰脱赞之间凡二十六代,均以本教护持国政。”而当时的古象雄文字,主要用于本教经书典籍的书写。[1] 
据《西藏王统记》《朵堆》等典籍记载:象雄人辛饶米沃祖师对过去原始本教进行了许多变革,创建雍仲本教,被称为西藏最古老的古象雄佛法
辛饶·米沃祖师首先创造了象雄文字,并传授了“五明学科”:工巧明(工艺学)、声论学(语言学)、医学、外明学(天文学)和内明学(佛学)。古象雄文明就以“雍仲本教”的传播为主线而发展起来。
评价象雄文明及本教的历史意义:“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要了解西藏文明,必先了解象雄文明;要研究藏传佛教,也必先研究本教。否则探究愈深,离真相可能愈远。[1] 

古代象雄遗址研究象雄文明:亟待中国之声

编辑
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政府投入大量精力改善藏族地区的经济社会状况,人民生活水平有了质的飞跃,真正的藏文化也得到有效保护和挖掘,从而使一脉相承的本教在保护和继承藏族文化的方针政策下获得新生,并使象雄文明得以重现生机和希望。[1] 
古象雄文明乃至本教大藏经文献研究于上世纪90年代就已开始。挪威科学院高级研究中心于1995年至1996年间组织了几个国家的有关学者对温伦版本教《大藏经》进行了编目和研究;日本国立民族学博物馆研究院也曾组织一个大型本教文化研究项目,对本教《丹珠尔》进行编目并已出版。[1] 
在象雄文字研究方面,丹麦学者艾力克·哈尔于1968年著写《来自西藏本教的预言:一个未经探索的预言——象雄语语法词典》,成为这一领域唯一的研究代表作;意大利藏学专家杜齐教授曾多次深入阿里地区考察,他认为,冈底斯中的“底斯”即为象雄语,但在10世纪以后,吐蕃王室后裔统治象雄、传播佛教、通用藏汉文,将象雄逐步藏化。[1] 
古象雄文明的所有权在我们这里,但其话语权和解释权却长期落在外国人手里。” 国际上不少国家正在对本教大藏经进行翻译,中国尚缺少对本教的基础研究。翻译经典只是第一步,今后与经典有关的各项子课题、子项目的开发,影像、文物文献,乃至古象雄文字、语言、天文学、医学、哲学等领域的研究都要展开,这是对中国文化史的一大贡献,更是对世界文化史的贡献。[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景观景点 景点